征文集锦
您当前所在位置: 首页 > 校园佳作 > 征文集锦
【畅想科学梦】走,我们去地心
作者:胡婧涵 发布时间:2021-03-02 阅览量:82次

几十年前,人类在航空领域已取得不小成就,嫦娥奔月已不再是传说。反观地心,却一直无人问津,它是人们心中的未解之谜。现在,我正驾驶“落日一号”向地心进发。“走,我们去地心!”我忍不住叫出声来。

地心压力大且温度高,估计高达2000-5000℃。在这个环境,人很难生存,更别说进行勘察。但是“落日一号”却可以克服这个困难。

“落日一号”由三个部分组成——主体、滚轮吸盘和防烧涂层。主体由特殊材料制成,可耐高温,内部设有制冷系统,主力抵御高温。我在主体中工作并操作“落日一号”,它就好像是“落日一号”的大脑,对全身发号施令。主体下是可伸缩滚轮吸盘,它能帮助我们去任何地方,甚至是陡峭绝壁也可攀爬。如果没有它,那么“落日一号”就成了双腿瘫痪的老人,只能任人摆布了。防烧涂层包裹住主体和滚轮吸盘,呈乳白色胶状。向远处观望,不知情的人还以为是一颗巨型鸡蛋正在蠕动。遇到高温,防烧涂层就会产生裂纹,最后渐渐剥落并带走一部分热量。那时,“落日一号”就会露出它的真面目。

儒勒·凡尔纳的《地心游记》中曾假设从死火山口进入地心,现在由我来验证它是否正确。我驾驶“落日一号”准备进入死火山口。从上俯瞰,这座火山像一只巨兽,张着大口,等我跳进那无底洞。我越看越感到一阵眩晕,彷佛有只大手将我往里拽。最终,“落日一号”失去了平衡,跌了下去。

“砰!”,我着陆了。我驾驶着“落日一号”继续往里走,周围都是岩石壁和花岗岩,这说明我还在地壳。我叹了口气,将“落日一号”设定成自动驾驶模式。渐渐地,我开始浮想联翩了。有人说存在地心文明,可是越靠近地心温度越高,有哪种生物能承受2000-5000℃高温?显然没有。那“落日一号”可以吗?我真的可以到达吗?我又想到了刘慈欣的《带上她的眼睛》,那个女孩不是被困地心了吗?我又想到了我的亲人,不禁悲从中来。这时,我的激情已被沮丧打败。

“落日一号”停止了前进,让我从幻想中回来。“落日一号”被障碍物阻碍了它前进的步伐,我只好让它停下。我向四周查看,可我已看不出我是处于哪一层了。刹那间,我陷入了恐怖的安静中。在这个密闭狭小的空间里,没有一丝声响,我有些不知所措。我检查舱内各部分机器,希望它们正常运行。真是不看不知道,一看吓一跳,它给了我一个惊喜。供水系统出现了故障,可能是“落日一号”下落时被摔坏了。现在这情况已不允许我待在舱内。我穿上防护服并带着工具去寻找水源。走出“落日一号”才发现,防烧涂层已经脱落了。“可能我已到达了地心吧。”我心想。我将头偏向岩壁,试图听到泉水的叮咚声。毕竟地心低于海平面很多,岩壁也许有水。我屏住呼吸仔细听,忽然听见有水的声响。我用十字镐使劲敲击岩壁,功夫不负有心人,水涌了出来。我有些惊讶:“是沸水。这水含铁质丰富,虽然有点墨水味,但仍可饮用。”我储存了一大壶水才离开。

回到“落日一号”,重新出发。渐渐地,我来到了一个钟乳石洞窟。他们有的在洞顶,有的在地面,像极了猛兽的嘴巴。两排尖尖的牙齿似乎在向人们示威。我采集了一些样本才恋恋不舍地离开。“真是一座地下博物馆,”我在“落日一号”驾驶座上感叹道,“这里似乎能给予人们一切,大自然太慷慨了。”正想着,“落日一号”已回到了地面。

“叮——”,闹钟将我拽起。“啊!原来是一场梦。”我失落极了,彷佛又坠入了深渊。“不过,人类过度开采、消耗地球上不可再生的资源,也许地心之旅还是不要开启更好吧……”我陷入了沉思。

鄂州市吴都中学 胡婧涵

鄂ICP备2021000430号-1 Copyright @ 2018-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建设武汉网户

版权所有:湖北果然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、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,均为本网站版权所有。未经授权禁止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