荟读电台
您当前所在位置: 首页 > 校园佳作 > 荟读电台
一条叫燕子的河
作者:佟山 发布时间:2022-05-11 阅览量:16次

是谁给一条河流取了那么好听的一个名字,燕子河,在大山峡谷的深处。

在我的印象中,滚滚的河水如同万马奔腾,是那么的桀骜不驯,在一个春末夏初的时候。这个冬季,我再来,它却变成了另外一番样子,河水平静澄澈如同一面镜子,汩汩细流穿过河石的缝隙,完全没有往日的气势。

或许,几百万年,几千万年、几亿年,它就是这样的流淌着,用最温柔的方式在河床坚硬的岩石上刻出深深的凹槽,把原本棱角分明的石块磨成滚圆的卵石。

有人说人生是一条河,但是在这条从亘古甚至更久远的时光里流淌而来的燕子河面前,你才会发现自己生命的短暂和渺小。

喝一杯浓茶,在黑夜里枯坐的时候,我脑海里突然跳跃出无数条河流。那条河流,在我登临泰山俯瞰大地时看到过,在我爬上八公山顶远眺时看到过,在我开车返回家乡路途中看到过,在我童年的回忆中看到过。

每一条河流都应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名字,每一条河流都会有讲述不完故事。在江南,我见过最柔美的小河,河水流过古镇,流过一座座石桥,流过岸边古老的窗台,在冬日腊梅飘香的河岸,是谁倚窗凝望着河水中挂着灯笼的乌篷船!我想到了曾经在河水中荡漾着的渔火,想到了那在夜半响起的钟声以及船上无眠的客。江南小河,有你留恋的诗情,也有理不断的愁绪。

从人类历史中流淌而来的河不止有忧愁,还有醉生梦死,纸醉金迷,“商女不知亡国恨,隔江犹唱后庭花”。但无论怎样的愁绪和叹息,在历史的船桨划过水面后,一切又终将回归平静。

河流还是那条河流,无论奔流在山川峡谷间,还是缠绕在乡村阡陌里,它们依旧在流淌,或在春夏的时候涨满了水,肆意奔腾,或在秋冬的时候收敛了自己的锋芒,回归了平静。

在一个冬日难得的晴天,当我沿着栈道花了三四个小时的时间游览了燕子河后,我依然没有弄明白为何给它取这样一个令我艳羡的名字。我想搜罗所有的词汇,也给家乡的河流取一个名字,那条流过我的村庄,至今没有名字的小河。

家乡的河,太默默无闻了,但是却给我带来了很多快乐。在那里,我听过最悦耳的蛙鸣;在那里,我第一次在水草中捉到小鱼,在那里,我还曾和一群小伙伴一起游泳嬉戏。遗憾的是,我从来没有想到,也没有给它取一个好听的名字。我甚至至今都不知道,那河水从哪里流淌而来,又流向何处。

我曾有一个大胆的想法,背上行囊,沿着家乡的河流做一次徒步考察,那河流蜿蜒到哪里,我的脚步就走到哪里,困了倦了,就躺在家乡的河流边、堤岸上睡一觉。我想我会穿过许多的村庄,会听闻许许多多的故事,也许那个时候,我才能读懂家乡的河,才能给它取一个恰当的名字。

但我终没有成行。

鄂ICP备2021000430号-1 Copyright @ 2018-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建设武汉网户

版权所有:湖北果然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、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,均为本网站版权所有。未经授权禁止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