荟读电台
您当前所在位置: 首页 > 校园佳作 > 荟读电台
小雪
作者:佟山 发布时间:2022-05-11 阅览量:131次

不知不觉又到了冬季,我撇嘴笑了笑,眼里流出泪花来。

本来以为秋雨还长,朋友在喝米酒吃吊锅时吟诵“晚来天欲雪,能饮一杯无”,我心里还在想,这应是秋雨绵绵的季节,哪里来的雪,没有想到第二天就是二十四节气中的小雪,气温徒然下降。现在我已经穿上厚厚的羽绒服。

去爬山时,看到秋叶落了一地,乔木也都变得光秃秃的,潭水清澈如同碧玉翡翠,很想写一写这南方冬日的景色。踌躇两天始终无从落笔。这里虽然降了温,但依旧是阴雨绵绵的样子,没有雪,让我这个从北方来的人找不到一点冬日的感觉。

又想起了家乡冬日,在夜里,你安静地进入梦乡的时候,雪就悄然飘落下来。当清晨你穿上棉衣推开门的时候,一个雪白的童话世界就在你眼前了。那雪遮盖了我家的房屋,把我家光秃秃的槐树装扮成冰雕的玉树。家乡那蜿蜒的小路也不见了踪影,整个田野都是白茫茫的一片。

虽然是农闲,村里人照常早早的起床,扫雪,做早饭。当袅袅的炊烟从每家房顶的烟囱里升腾起来的时候,公鸡的长鸣、小羊的咩咩、小狗的狂吠让宁静的村庄又热闹起来了。村里的老人喜欢穿着木屐从厚厚的积雪中走过,那咯吱吱的声响至今还回响在我的脑海里。如今村里已经没有人穿那种笨重的木屐了,那位穿着木屐走过我童年的乡邻也早已经老去。

和我一起爬山的朋友说,冬天很想去北方看雪。我却觉得雪没有什么好看,因为从小长大,我见过太多的雪。很多人都以为北方的雪必定是鹅毛大雪,其实有时候下的雪却如碎银一般。而我眼里,雪还有很多情感,很多故事。

我见过祥和的雪,在旧历的新年,夜幕降临,鞭炮声四起,人们挂起的灯笼把房檐上的雪映成红色。乡人虔诚的敬拜起神灵,在雪乡的空气中弥漫起古朴的香味。

我见过欢乐的雪,在每一个雪天,和儿时的伙伴努力的堆起雪人,那可能是我们人生最粗糙的艺术品,却让我无比的开心和怀念。雪也给成年人带来乐趣,谁家的女婿节后到丈人家走亲戚,不小心脖子里就会被抛进一个雪球,然后围着的一群人都哈哈大笑起来。

我见过忧郁的雪,曾经我读书迷茫时,独自走过满是积雪的田野,在厚厚的雪上抒写自己的愁绪,我的手被冻得通红,然后又突然热腾腾起来。那文字早已和雪一起融化,融进家乡的泥土里,长出一个又一个我向往的春天。

其实,我不是一个哀愁的人。但有时候,你正聊着天,会有人突然说一句:冬天来了,这一年又要过去了。于是,我开始随波逐流的感叹时光的易逝,随波逐流的忧伤起来。本来想找一本书安慰一下自己,却随手从书桌上掀开了沈复的《浮生六记》。

初读这本书,是在家乡一个漫长的冬夜,我边读边流泪,没有想到天下还有这样感人的故事。那故事里的人都很普通,如果不是把忧伤写成了文字,再刻骨铭心的故事在历史的河流里,也泛不起一点点涟漪。

我们每一个人都有爱与恨,但不是每一个人的喜怒哀愁都会变成流传数百年的文字,在世间的沧海桑田里,也不是每一棵树,每一寸木头都会变成坚硬的化石。

在山林间,在溪流旁,五彩缤纷的叶子落下,渐渐褪去所有的色彩,变成和泥土一样的颜色。朋友说,要是早来半个月就好了,那时候的落叶一定很美。

冬天的山林弥漫着浓雾,水珠挂满的枝头,又露出新的芽。

小雪的节气,这里依旧没有下雪。在一场醉吟,一场梦后,我们义无反顾的走进城市。

鄂ICP备2021000430号-1 Copyright @ 2018-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建设武汉网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