征文集锦
您当前所在位置: 首页 > 校园佳作 > 征文集锦
【畅想科学梦】一梦华胥
作者:余玥 发布时间:2021-03-02 阅览量:76次

冬夜,我窝在被子中,偷偷看着我最为喜爱的小说——《流浪地球》。窗外寒风凛凛,冰雪消融。正值夜阑人静,雪水消融声与风声和鸣,如同雪夜中一首绵绵不绝的催眠曲,带我悄然入梦。

开始时,梦有些朦胧,周围的景物如同一团团的色晕,交杂着混在一起,没有清晰的轮廓。我似乎被什么吸引着,好像是一个影子,又好像不是,只得茫茫然跟着。走着走着,周围的景物开始清晰起来,人,树,房子,街道……呈现在我的眼前,熟悉却又陌生。那个吸引着我的东西,也消失不见了。

我正站在街道上,看着周围的景象,更加茫然了。街道上的人很多,有许多人手上都带着一个蓝色的手环,那些人的声音听起来都冷冰冰的,眼睛也有些无神,就像是机器人。而没带手环的人,更显得活泼,举止自然。街道上没有车,但街道的上方,带着“翅膀”的车 ,可称得上川流不息。仰视,天空是湛蓝的,阳光照在街道上,暖暖的。但仔细一看,你便可发现,天空竟不是完整的,而是有一块一块的晶片拼成的!莫非,我到了未来?  

“叔叔,这是哪里啊?”我问向一个路人,觉得很有必要了解了解情况,理清一下头绪。

“这里是湖北省鄂州市。”叔叔答道。

鄂州?我的家乡啊!看来我真的来到未来了。

“为什么这里的人有的带蓝手环?有的人却不带?”

叔叔诧异地看了我一眼,仍然回答道:“带来手环的是机器人,没有带手环的是人类,不过是为了区分而已。现在全世界都有机器人了,你还不知道手环是干什么的?”  

我问了许多问题,知道现在的世界科技高度发达,人们可以调节气候,控制植物的生长,用化学技术制造出对人类无害的美食。这样既节省了人力物力,又可得到食客们的好评。久而久之,人类便不再种植粮食,蔬菜,果树,而是依赖科技的仿制品生存,连生命之源水也是仿制的。而“碎片天空”是人类的保护层,隔绝外界的细菌病毒,让人们免受病痛之苦。可真谓是“世外桃源”,神仙之境。

 我在小巷中走着,看着那些商品,虽光鲜漂亮,但却陌生,如何使用,有何用途,我全然不知,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。傍晚时分,“碎片天空”模拟出的夕阳缥缈,瑰丽,是那么的真切,却又那么的易碎。没有亲人的陪伴,让我隐隐感到孤独。

不知是夕阳太过绚丽,还是内心太过寂寞惶然,周围竟冷清下来了。我抬起头来,两边没了高楼,呈现在眼前的,是一片葳蕤的竹林,竹林间隐约可以看见一座房屋。房屋粉墙黛瓦,在这钢筋水泥的城市中显得突兀,奇特。

繁华的城市中,竟还隐藏着这样幽静的去处。这是一户什么样的人家呢?我很好奇,打算见见这户人家的主人。我走向竹林深处,不经意间在草丛中发现了一口井。井壁上已杂草丛生,向下望去,似乎没有水,是一口枯井。这个时代,还可以保存下一口井,实在不容易。 若干年后,这口井也会消失吧。

来到房屋前,我轻叩屋门,开门的是一位30多岁女人。  

“我可以进屋么?”我小心翼翼地问道。

“ 可以。”她点点头。

“我只是一个路人,有些好奇,你明明可以住在参天大厦中,为什么还住这?竹子也可以仿制,何必亲自栽植呢?”我说出了自己的疑问。

“我住在这里,是因为我想遵循祖训,守住那口枯井。至于种植竹子,那完全是我的喜好。那些仿制出来的东西,总没有自己种植出来的有喜悦感,有成就感。”言毕,她从花瓶中抽出两朵花来,轻轻地放在我的面前。

“这两朵花几乎相同,它们有一样的颜色,一样的香味,一样的成分。她们唯一的区别,就是美的不同。种的花,经过了风吹雨打,烈日狂风,有了一种坚毅顽强却又倾国妖冶的美。在它盛开的那一刹那,它的培育者,会感到万分的欣喜。而仿制出来的花儿,是一种机械的美,好像是凭空出现的,用一堆化学材料堆砌出来的美,是没有灵魂的。”她凝视着这两朵花,喃喃地道。

“你一定觉得我很蠢或者是疯了吧?”她缓缓地将目光从娇艳欲滴的花上移开,看向我。

我摇摇头。

她笑了笑,说:“谢谢你,小妹妹。你是第一个听我说完想法的人。”

回过神来,我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,坐了一会儿便告辞,又开始流浪了。夜晚繁星,疏疏朗朗,一轮玉盏,遥挂天边。一切是那么的真实,却又那么脆弱。

那是我第一次与那个奇怪女人见面,也最后一次。

在我离开那间粉墙黛瓦的小屋后,全世界爆发了一场大疫。原因是“碎片天空”出现了漏洞,导致病毒进入。人类在几百年中都生活在“碎片天空”的保护下,几乎不受病痛的折磨,导致人类自身的抵抗力大大下降,无法与病毒抗衡。病毒肆虐,大批大批的因人受不住病痛的折磨而倒下。人心大乱,一个个缩在家中,期待着专家们研制出抗病毒的药。而专家们更是急得团团转,奋力研制却进展不大。终于,在全世界只剩三分之一的人口时,药方研制出来了。可药引却令人绝望——水。而世界上已经没有一滴真正的水了。令人吃惊的是,药很快便制出来了,挽救了那三分之一的人的性命。而挽救他们性命的人,只是一个来自湖北鄂州的普通妇女。她从门前的那口井中挖出最后的一捧真正的水,献给科研院,而自己却在送水途中受染,最终身亡。

在研制出解药的几天后,我收到了一封信,信中有一个塑料袋,而那个袋子中装了一滴晶莹剔透的水。

“谢谢你,可以倾听我的心声,我曾向很多人呼吁,劳动得来的果实才是最美好的,可他们置若罔闻,而你是个例外。谢谢你。”

清秀的字写在洁白的信笺,一点点变得模糊,破裂,消散……

我忽然睁开眼,天已大亮,手上没有水滴,也没有信笺,原来是场梦。但我相信这仅仅是场梦,而未来人类绝不会成为科技的奴隶,而是驾驭于科技之上,造福人类。

鄂州市第一中学 余玥

鄂ICP备2021000430号-1 Copyright @ 2018-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建设武汉网户

版权所有:湖北果然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、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,均为本网站版权所有。未经授权禁止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