荟读电台
您当前所在位置: 首页 > 校园佳作 > 荟读电台
船枝
作者:玉 发布时间:2021-02-01 阅览量:168次

船枝是我奶奶的名字,据她所说,是因为她出生在一只渔船上,船停靠在岸边,岸上有枝头,所以正好取了这个名字。

听完我觉得不可思议,哪有生孩子如此潦草的,但是转念一想,那个时代也许就是如此,所有的人都像是漂泊的船只,随机地降落,汹涌地扎根,认命或不认命地向前驶去。

一天,我在一张家庭表格上,蓦然看到了她的名字。那是张很多年前用来统计家庭信息的表格,纸面泛黄,奶奶的名字打在了纸上。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家里人太少提起这个名字,亦或是那种表格记录信息的方式太过正式,刹那间我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。统计人口的人为了工作需求,刻意截取了人生中的某些片段,“性别”,“生于哪一年”,“在哪里工作过”,“子女数量”,然后就这样把人的一生尘埃落定般封在了一张薄薄的纸上,最后盖上了钢印。

我似乎很想把那个名字从纸上救出来,不想让别人看到上面的信息。这个女人一生如此平凡。

船枝船枝,我心里默念着这个名字,仿佛它随着起伏的湖水像芦苇一样在我心头缓缓游荡。我并没有像博尔赫斯一样拥有一朵黄玫瑰的记忆,我从未见过我奶奶出生的那个场景,但我仿佛看见一只小小的渔船,也许很破旧,说不准还带着鱼虾的腥味,它飘飘荡荡地泊在杨柳岸边。

生孩子的女人喘着气,浑身被汗水浸透,她透过稀疏的枝头缝隙看到一轮弯弯的月亮,月光洒在她身上。那个场景应该很美吧,我如此猜想着。

我无法向别人诉说就是这样的一只小小渔船,她是我永恒的罗盘。我似乎也是如此平凡,我并不能像她那么绚烂地照耀我一般在别人面前照耀她,不过她可能一点都不在意这些,她只希望我事事顺遂,身体无忧。

我想着她的样子,突然有点恍惚,我到底是想做那夜里照书的萤火,还是想做那囊萤照读的车胤呢?我笑了笑,摇了摇头,觉得有些无解,突然想起前几日奶奶给我煮面时的光景,她加了肉丝,还加了鸡蛋,青菜如同翠玉般浮在面汤上,轻轻柔柔地游荡着。我仿佛又看到多年前那个月光盈满的夜晚,有一只渔船也是如此般泊在粼粼的海面上,女人在船上刚刚诞下新生命,月光透过枝头照在她们身上,映出薄薄的影子。

遥望着船头树枝的女人肯定没想到,很多年后,那片影子成为了我的海,我的海生生不息。

鄂ICP备2021000430号-1 Copyright @ 2018-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建设武汉网户

版权所有:湖北果然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、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,均为本网站版权所有。未经授权禁止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