荟读电台
您当前所在位置: 首页 > 校园佳作 > 荟读电台
大堰外
作者:李鹏 发布时间:2021-02-01 阅览量:140次

大堰外是个地名,在湾子的北边。

大堰外其实是一片很大的滩涂,再外面就是花马湖。湖与大堰有很长的一道堤坝隔开。因为地势低,这片滩涂被开垦成水田,用来种水稻或养鱼、种藕。

祖父在世时,我家在大堰外有一亩三分田。小时候,我经常跟着祖父到大堰外放牛。有一次,我到大堰外去放牛。正是盛夏时节,我将水牛放在一片空旷的野地里,自己跑进藕田里扯藕带吃,等我上岸的时候,发现牛不见了。我到处找也没找着,只好回去告诉祖父。祖父说牛很可能跑到湖里去了,便带着我围着湖找,后来果然在湖的一角找到了。水牛十分惬意地享受着水中的清凉,只伸出脑袋,口中咀嚼着水草,眼睛瞅着我。

大堰外的水田不比其他地方,淤泥比较深。惊蛰后,祖父左手牵着牛,右手拿着牛鞭,肩头背着犁铧,开始了一年的劳作。此时春寒料峭,祖父光着脚板下到田里,刺骨的冷让他打着寒颤。祖父口中吆喝着,水牛从田中心开始转起圈来。翻开的泥土,在镜子般的冰水中漾开,像打开的书页。

一阵阵布谷鸟的叫声传来,祖父知道插秧的时候到了。还没等到鸡叫,他就起床,拿上水马和一捆干草来到秧田,扯秧苗,扎秧苗,再一担一担将秧苗挑到水田。往水田抛秧苗可是个技巧活,抛得不开,秧苗会聚在一堆,抛得太开,插秧的人又接不上。祖父的手劲、眼力都非常了得,无论多大的水田,抛起来都恰到好处。

到了收获的时节,祖父披着星光,到大堰外割水稻。锋利的镰刀下去,一大片水稻就匍匐在地。割完的水稻一直要晒到傍晚时分,这时祖父肩膀上多了条冲担,冲担的一头挂着草腰子。他手上提着一个蓝白相间的瓷壶,口渴了,就对着壶嘴猛喝几口。

百十来斤的谷草头,在祖父的肩膀上左右换着。从田间到家门口的稻场,有三里地的样子,祖父担着谷草头,健步如飞。月亮挂在西边的山头,祖父借着月光,将稻谷铺在门口的稻场上脱粒。

大堰外有一大片缓坡,长着野藕。到了冬天,祖父拿着铁锹和篾篮,走向这片野藕地。他瞧准一棵野藕,用铁锹在泥土中试探着,再顺着野藕生长的方向,循序渐进地一层层拨开。一个下午过去,祖父带着满满一篾篮野藕回来。

祖父去世已有八年了,我也离开故乡三十余年,不知道现在的大堰外是个什么样子。

鄂ICP备2021000430号-1 Copyright @ 2018-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建设武汉网户

版权所有:湖北果然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、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,均为本网站版权所有。未经授权禁止下载